美权威智库建议建设创新生长中心 弥合地区科技差异

  美权威智库建议
  建设创新生长中心 弥合地区科技差异

  美国各地创新产业就业岗位占比变化图。图片来源:《生长中心案例——怎样在美国推广科技创新?》报告

  科技创新·全球治理④

  日前,美国权威智库布鲁金斯学会(BROOKINGS)和信息科技与创新基金会(ITIF)联合发布《生长中心案例——怎样在美国推广科技创新?》报告,认为美国科技创新主要集中在波士顿、西雅图等地,极端的地区差异阻碍科技发展,并将带来严重的社会、经济和政治问题。报告建议美国政府和国会新建区域性创新生长中心,缓解科技领域的“贫富差距”问题。

  美国科技创新面临极端地区差异

  报告指出,美国经济发展依赖高科技创新产业。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,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,科技创新向经济活动中心转移,造成美国各地区科技资源分布逐渐失衡,甚至已经达到“极端程度”。

  当前,美国的科技创新正在向少数几个“超级明星”般的大城市集中。2005—2017年间,在全美创新产业经济增长额中,波士顿、旧金山、圣荷西、西雅图、圣地亚哥等五大“科技重镇”占比超过90%。同时,上述城市的创新产业就业岗位数,也从全美占比17.6%上涨到22.8%。

  据统计,美国创新产业最为集中的16个县占到全国相关就业岗位的三分之一,排名靠前的41个县占比超过50%。

  科技创新过度集中成为“国家难题”

  报告认为,科技创新的“地区极化”正在带来严重的负面外溢效应,包括房价螺旋上升、大城市交通拥堵以及人才分布不均衡——明星城市云集高素质人才,其他地区则面临人才短缺。这可能使整个国家陷入“发展陷阱”,拉大科技创新中心和偏远地区的贫富差距。这些问题可能带来科技投资外流到印度、加拿大等其他国家,损害美国以创新为基础的国家竞争力。

  此外,科技创新的地区差异还将带来其他问题。远离科技中心的人必然面临较差的经济发展环境,社会公平难以保证。地区差异甚至可能激化国内政治矛盾,带来政治动荡。

  更严重的是,单纯依靠市场调节无法解决科技创新的地域差异。因为新兴的创新产业具有“抱团”特征,“集中”会给科技企业带来更大的利益,这带来了强大的创新推广阻力。

  重拾“生长中心”战略促进均衡发展

  报告写到,现在正是重拾、更新美国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奉行的“生长中心”战略的时代,即集中投资有限的几个地点,“催化”整个地区和国家的腾飞。

  报告建议,美国应在腹地再新建8—10个科技创新的“生长中心”。为此,政府需要建立谨慎并有竞争性地“选择程序”,以确定最有潜力的地点,并“慷慨地”提供创新政策支持。

  报告认为,这些“生长中心”必须远离现有的科技中心。政府提供的支持包括连续10年、每年每地高达7亿美元的研发经费投入,一定数量的劳动力发展基金,赋税和监管优惠,商业贷款,土地和基础设施建设、城市规划等。

  报告给出了35个有潜力城市的名单,覆盖美国19个州,其中绝大部分城市远离海岸和现有科技中心,大部分位于五大湖、南部、西部山区等科技欠发达地区。

  报告估算,如果新建10个“生长中心”,美国政府要在10年内投入1000亿美元。这看起来是个“天文数字”,但事实上比10年的化石燃料补助还少。

  报告承认,“生长中心”战略无法彻底解决美国小城市、城镇和乡村面临的危机。但是,它却能带来“新的活力”,更多的地区将从“生长中心”的发展中获益。这将成为一个“重大突破”,因为政府不仅能将科技带来的机遇带到全国更多的地方,还将刺激更多的创新,提高美国的经济竞争力。

       本报记者 胡定坤

【编辑:田博群】